【汉平帝是谁】汉平帝的一生

发布时间:2020-10-05   来源:身边的常识    点击:   
字号:

【www.572h.com--身边的常识】

  晨风清冷,早日淡淡,翠瓦朱檐映照曲水,一片冷涩风情。垂杨掩映,淡墨苔青,冰霜床上,汉平帝侧身而卧,奄奄一息。

  王皇后轻轻的靠在平帝的身边,艳眉紧蹙,滴滴娇泪从瞳眶中洒落。

  “咳!咳!”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喘,一口鲜红的血液染在了单薄的龙褥上,光鲜夺目,无比刺眼。

  “陛下!”王皇后看着平帝单薄苍白的嘴唇,和大口大口的鲜血,不禁失声大叫。

  泪像一泓清流般,从王皇后的美目中奔流下来,一点点叫娇喘,一声声哽咽都如同一把把刀,深深的扎在平帝的心底。

  平帝拖着诟病不堪的躯体,嘶哑着声音问道“皇后,为朕弹奏一曲,如何?”

  王皇后含着热泪,勉强点了点头,便坐到了琵琶前,弹奏了起来。

  旧曲凄清,声声断肠,音音动人,平帝看着王皇后深敛着的愁黛,四处飘飞的零泪,不由得回想起了自己短暂而又纷繁的一生。

  公元前七年,平帝之父──中山孝王刘兴逝世,三岁的刘衎继承其父刘兴之位成为了中山王,世称“中山小王”。

  中山国里,晚雨朦胧。

  燕赵大地,一望无际,晚秋新雨,沾湿华裳。风儿轻轻吹过,雨丝静静落下,打在宫墙高阁之上,噼噼啪啪的响个不停。

  悲风飒飒,凛冽中带着一丝醉人的温柔。小雨沥沥,温润中透露着无限的悲瑟和冰冷。

  翡翠般的宫湖上,飘洒着点点雨花,晚柳带着最后的妩媚徘徊在暮秋的潇潇风雨中。

  燕国的雨,到了这个季节,总是如此凄清,如此寒魄。

  风卷残帘,飘逸起一片绯红,水滴落下,飞溅起朵朵落花。

  落花之下,平帝的祖母冯太后傲然独立,淡淡的哀愁吊在她的眉梢。

  远方孤鸿远遁,惨叫声声,声声心疼。

  猛地,冯太后的身后传来了一连串幼儿稚嫩的嘶喊声,那嘶喊声凄厉苍白,尖刻酸薄,悠悠的回荡在空荡荡的王宫里,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悲凉。

  听到这样的呼喊,冯太后便急急忙忙的赶回了身后的宫房。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幕时,泪又不由自主的从她的眼眶里洒落了。

  虽然,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看见孙子的病发作了,但是每当她看到孙子那痛苦的表情和苦涩的面容时,她的心都在遭受一遍一遍的责难。

  卧榻上,小平帝的嘴唇、手足、十指皆青,还不时的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颤抖。

  看着孙子受苦的表情,看着孙子颤抖的小手,冯太后迷茫了,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是欠了什么样的债,竟要在今世报应在自己的孙子身上。

  三年来,冯太后已经求遍了所有的名医,用变了所有的灵药,但却还是不能将小平帝的病医好。如今,她能做的,也只是不断地求神问卜、祭祀祷告了。

  想到这,冯太后又不由得泪流满面。

  远眺燕雨,蒙蒙的雾气笼罩在宫殿之上,一丝丝寒意侵袭着冯太后的身体,也不断的阵痛着冯太后的内心。

  寒树生烟,岁月归去,不久之后,汉成帝驾崩,哀帝即位。

  哀帝即位后,逐渐压制原来的外戚王氏,转而提拔自己祖母傅太后和母亲丁太后的亲戚。于是乎,朝堂内外渐渐布满了傅家和丁家的外戚,而傅太后和丁太后的权力也随之日渐庞大。

  傅太后与平帝的祖母冯太后从前都是元帝的宠妃,两人本就结怨极深。而如今,傅太后掌权,肯定会加以报复。

  果然,在公元前六年,傅太后以莫须有的“巫术诅咒”罪名将冯太后关进了牢房。牢中的冯太后知道傅太后是有意要置她于死地,于是便服毒自杀。

  消息传到中山,满宫恸哭,高楼挂白。

  秋雨打落梧桐,落叶翩翩,深宫微寒,一片幽怀。

  四岁的小平帝还不知道疼爱他的祖母已然故去,身边的变化他也一概不闻,只是傻傻的玩着自己的手指头。

本文来源:http://www.572h.com/swgwsm/6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