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哈韦米色座椅_莫哈韦旅馆

发布时间:2020-06-29   来源:体育与国家    点击:   
字号:

【www.572h.com--体育与国家】

  我驾驶着那辆1972年的福特在莫哈韦沙漠的公路上飞驰。车槽里插着一瓶喝了一半的龙舌兰酒琥珀色的酒液反射着灿烂的阳光光照夺目。

  太阳渐渐西沉阴影将沙漠笼罩沙漠间的路上没有一丝光。

  我打开收音机电台播放着加思布鲁克斯的乡村音乐。一股大麻香气随着风吹入鼻中让人不由得心神恍惚。事实上为了牟取暴利附近的种植园主冒着被追捕的危险擅自种植了大片大片的大麻。

  夜深得浓如墨水我甩了甩混乱得快要炸裂的头往嘴里灌了好几口龙舌兰酒用辛辣的酒液刺激疲惫不堪的神经。一辆蓝色轿车如一道闪电般超过了我。

  我往远处望去隐隐的有光。柔和的白光穿透黑夜好似给朝圣者指路的明灯或是矗立港口的灯塔在呼唤船舶。多么叫人沉醉的光华。

  多年旅行的经验让我深知熬夜驾车的危险于是我便一打方向偏离公路向着白光处驶去。不知在何方的教堂敲响了钟钟声在夜空中回荡。

  一幢豪华至极的欧式建筑出现在眼前。沉重的花岗岩堆砌起高大的墙壁厚重的橡木大门和宽大的落地窗。青铜杰纳斯神像镶于大门正中间两张脸都庄严肃穆不怒自威。前庭圆形广场铺设着碎石圆心是三条龙缠绕而成的喷泉龙嘴中喷射出雨幕般的水珠在各色的射灯照射下闪动着绚丽的光彩。

  大门上方立着一个略显破旧却依旧打眼的招牌莫哈韦旅馆

  我将福特停在碎石车道上走向那幢建筑。

  我推开大门走进去在门关闭前一刻我又一次听见了悠扬的钟声••••••为什么只敲了六下

  我说服自己不去纠结这个尽管我的表显示时间是晚上十点半。

  “我太疲惫了当务之急是休息。”我对心底说。

  她就站在门廊边静静地看着我若有若无地笑。

  我听见心底对我的回复“天堂与地狱一线之隔。”

  我深吸一口气走上前问她是否还有房间。

  她用银铃般的声音回答“先生哪怕全世界的人都聚集在这里我们也有足够多的房间。”她顿了顿“跟我来年轻的先生”她在前台拿起一支蜡烛用打火机点着。浓郁的大麻香气弥漫开来充斥着每个角落。

  我裹紧衣服寸步不离地跟着我的向导。

  走廊是如此之长。我默默地数着步数但超过一百以后我就放弃了这走廊似乎没有尽头一直通到归墟之处。一路上的房间都传出可怕的低语“妇人所生之人终归何处”而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回答“死亡……”

  她终于在某个房门前停下低头沉思的我险些撞上她。

  “这里先生。”她将钥匙插进锁孔轻轻转动发出啪嗒的金属撞击声。

  她推开了门暖风迎面扑来刺眼的灯光一时间让我的瞳孔剧烈收缩起来眼前只剩一团白。她把钥匙留在锁孔里转身原路返回。

  适应光芒后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豪华的房间并不宽敞却精雕细刻极尽奢华。四壁贴上了火焰花纹的墙纸地上铺着厚厚的猩红色地毯。一抬头无数盏吊灯钟乳石般垂下晃得我眼花缭乱。房间正中放置一个希腊风格的黄铜大浴缸似乎告诉世人沐浴才是人世间最享受的事情。双人大床就正对着浴缸被单是金黄色的并用红线绣上了一条七头十角的巨龙面目狰狞有一种扭曲的美感。壁炉燃烧着炉火劈啪作响。

  我把外套挂在犄角形的衣钩上疲惫地爬上床拼命把“昂贵的房价”这个念头从脑海中驱逐出去。

  我大字形仰面躺在床上把被单压在身下。我发现床正对的天花板镶嵌一块与床一样大小的镜边上还雕刻有火焰的纹样。我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镜像熊熊大火仿佛要把我吞噬身后还有一条诡秘的龙……

  我闭上眼昏昏欲睡。敲门声响起吓得我从床上弹起来。打开门一位侍者站在门口淡淡地笑“向先生您发出邀请参加我们盛大的舞会。”

  我断然回绝他表示我实在太累了恐怕不能去参加。侍者一言不发石雕般站着淡淡地笑。

  我上下打量着他觉得从未见过这么体面的侍者衣着一丝不苟头发梳得油亮身上散发一股香水味。但是他脸色苍白丝毫没有血色。他目光空洞笑容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冷汗袭来我觉得面前站着的是个了无生息的死者。

  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心底有个声音疾呼“不要去”我鼓起勇气向他表示歉意而后准备关上房门。

  侍者抬手抵住门不让其关上。我拼尽全身的力气也不能把门关上便大声质问对方“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假如先生不去恐怕旅馆会提前向您要求支付房钱而我们的规则是参加舞会的客人一律免除房钱。”他笑容不改。

  这句话戳中了我的死穴长途的旅行使我囊中羞涩肯定无法支付高昂的房钱而我是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住进来的。如今不去恐怕便会被逐出此地在荒野中找不到过夜之所。

  我极不情愿地穿上外套手冷得发麻。

  我随着侍者再一次穿过那条不见尽头的走廊一路上都有低沉的声音吟唱“那一千年完了魔鬼必从监牢里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

  我来到旅馆门前的圆形广场但是一切都变了刚才冷清的广场此刻人声鼎沸。广场两边架起了大功率射灯将广场照得亮如白昼。我的福特车还停在原地但它不再孤单因为它周围豪车如云。

  喷泉旁边停着一辆火红色的福特野马跑车线条凌厉正如名字所言像一匹健步如飞野性十足的骏马。盛装的年轻男人们围着野马在激荡的舞曲中在闪动的射灯中服装随着舞步飞动似一团团火焰升腾如一个个流星飞转如梦似幻激情四射。他们的舞步时而探戈般轻快活泼时而华尔兹般飘逸华贵或如湿婆业舞一样扭动出惊艳的蛇形。

  她高高地站在野马车顶裹着火红色的华美长裙绣着燃烧的莲花缀满五光十色的珠玉。她头戴一顶荆棘皇冠皇冠四周饰有火烈鸟翎毛。她项上挂着核桃大小的红宝石纤细的手臂缠满细金链随着她的舞动相互碰撞出清脆声响。她眼镜蛇一样扭动着纤纤双臂交缠如一尊湿婆神像妖冶又充满威严。

  她在年轻男人的簇拥下一同狂欢一同舞蹈一同高歌。一切过往都被抛诸脑后无忧无虑只为今夜的狂欢舞会倾尽全力。但她的眼中却闪动着泪花似是在舞中看见了神话与传说那么的孤独那么的悲伤。

  当她看见我随着侍者来到广场便发出一声尖叫指着我大喊“看那那是我们的新朋友你们看见他眼中燃烧着的激情吗让他加入吧我们一齐起舞至太阳再次升起”她的舞伴们纷纷停下随着她的指引看向我。他们欢呼他们呐喊。其中两个人冲向我把我扛进人群加入狂欢之中。

本文来源:http://www.572h.com/swgwsm/44156/